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学中文的留学生
学中文的留学生
飞机轰鸣着在虹桥机场停了下来,美国人罗伯特与大家一起下了飞机走向机场大厅。
  罗伯特是美国的纽约人,是个白人与黑人的混种。身高185公分,身材极匀称,魁梧,长相偏白,很帅。他是来复旦大学学中国文学的,今年才20岁。
  他刚到机场大厅,就看到两个女士高举写着英文「接美国人罗伯特来复旦上学」的牌子。
  罗伯特快步走上前去,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就是到复旦学中文的罗伯特,你们是来接我的?」一位身高在172公分左右的年纪约莫在35岁的长相很美皮肤雪白的女士说道:「是的,罗伯特先生,我是复旦大学对外关系办公室主任王心雨。」她又指着边上的一位跟她年纪相仿,同样美丽的只是身高矮一点约莫165公分的女士说:「这是你在华的文学老师苏月函。」苏月函上前与罗伯特握手道:「你好,我们算是共同学习吧,希望你能教我英语啊,」罗伯特握着苏月函的柔软雪白的手道:「一定,一定,」三个人坐着复旦的小车到了复旦大学的公寓区。这里环境幽雅,绿树草地鲜花,美极了。
  罗伯特住在一个单独的两层的洋楼,这是事前讲好的,因为他有钱。王心雨与苏月函坐了一会就告辞了。
  罗伯特很喜欢这个楼,他到一楼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到了卧室。罗伯特整理了一下带来的物品,其中杂志有十几本,都是裸体画册,还有几十张CD,也都是赤裸裸的性交和乱伦的片子,这些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全是外国人跟中国女人性交的东西,有黑人,白人,还有阿拉伯人。中国女人则是十几岁到四五十岁的都有,大部分都是性虐待的画面。
  有一男几女的,有弄嘴的弄肛门的,还有精液射进嘴里的特写,甚至还有尿液射进嘴里的特写,其中竟然还有十几个女人是亲母女关系,在一个床上跟一个男人同时发生性关系。
  原来罗伯特就是个特别的性爱者:他特喜欢玩弄中国女人,尤其是对中国女人的性虐待以及乱伦,他这次到中国来就是想玩一玩中国的本土美女,当然,他是个美男子,不可能乱交,他对女人也有要求的:身高要一米六以上,要求肤色雪白,肌体柔嫩,不但要长相美,身材还要好,最好还要有学问,气质好。
  他在他的猎艳志上面首先写上了王心雨和苏月函的名字,这两个女人完全是他的最佳猎艳人选,与此同时,王心雨和苏月函也在互相开着玩笑。王心雨说道:「月函,罗伯特又高又帅,恐怕你上课是要走神啊,」苏月函笑道:「我倒担心你啊,你明天开始陪他熟悉上海,大街小巷的两个人在一起,恐怕,哈哈,」王心雨道:「我怎么能跟你比?我老公就在上海,你的老公女儿都在北京,一个人孤独寂寞啊,」苏月函笑道:「不错,我老公女儿是不在上海,你呢?你女儿在杭州,老公不也经常出差?昨天才去的新疆吧?」王心雨笑道:「是的,死鬼这次要去一个多月啊,」苏月函咯咯笑道:「这不正好么,」两女笑谈后各自分手。王心雨回到家后,洗了个澡,吃饭后,上床睡觉。可是怎么也睡不着,她想起了罗伯特,那高大英俊尤其是特魁梧的身材,与中国男人截然不同,更别说跟自己那个比自己还矮的瘦小的老公比了,想着苏月函的话语,她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起来。
  她抚摸着自己的柔软嫩滑雪白的肌体,想象着与罗伯特在一起……她的脸红了起来,手却慢慢的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她抚摸着自己的丰弹柔软雪白的奶子,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呜啊的低语,身体也扭动起来,一会儿她的手伸进了粉红色的三角裤里,她捏着自己的阴核,扣挖着阴道,嘴里开始啊啊,的轻叫了起来,她想象着要是罗伯特在这里……第二天,王心雨特地穿了一套平时不穿的黑色的超短裙。这是她的女儿张敏在杭州给她买的,无袖,露背,她没敢穿。今天她穿了无色胸罩,勇敢的穿了这套衣服。下面先是穿了长袜,后来也换成了短袜,一双黑色皮凉鞋,长发披肩,真的是一个时代丽人啊,她没敢到学校,是打了个的到了罗伯特的住所。
  王心雨敲开了门,罗伯特一看见王心雨的打扮就知道这女人是主动上路了,他没有太急,他要让王心雨自己更加主动的投进自己的怀抱,他让王心雨进了门,然后关了门。王心雨一看罗伯特只穿了一个三角裤头,浑身肌肉一块块的散发着男人的气息,那三角裤头高高翘起,她知道这是鸡巴,这么大,罗伯特换了一身衣服跟王心雨出去了。两个人打的到处玩,在车上罗伯特仿佛就是有特权似的,搂住了王心雨的柔软的腰。王心雨就像没了骨头般靠在了罗伯特的身上。
  一天下来,两个人吃过晚饭后,回到罗伯特的住所。
  罗伯特洗了个澡,只披了个浴巾就出来了。王心雨也进去洗,她的心直跳:
  她知道很快就会发生什么,她的内心也有矛盾,但是肉体的强烈的冲动让她忘却了一切,她洗完后也是披了个浴巾就出来了。
  当王心雨来到客厅,她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原来罗伯特已是光了身子坐在了沙发上。她忍不住看了罗伯特的鸡巴一眼。天啦,这么大的鸡巴:足有二十公分长,粗有汽水瓶般,而且还是没有包皮,那上面的青筋一根根的,龟头就像鹅蛋般从龟头的眼里还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
  王心雨的心跳的怦怦的,她简直不能想象一个人的鸡巴这么大,她不知道自己是上去好呢?还是站在这?就看罗伯特笑了笑说道:「美丽的中国美女,快到我这来跟我一起看电视。」王心雨觉得奇怪:怎么现在叫我看电视?她走到沙发边上,罗伯特很自然的把她搂在怀里。王心雨也没有挣扎,顺从的坐在罗伯特的边上,给他搂着自己的身体。
  王心雨一看才知道这是部黄带,而且是一个老外与一对中国母女同时性交,她是学校的外事主任,能听懂外语。就见那老外的大鸡巴弄进了那长的极美的母亲的嘴里,竟然全部弄了进去,那母亲跪在那老外的胯下,向后仰这头,清楚的看见那大鸡巴在她的喉部抽动着,一会儿,又换成了同样很美的女儿,还是缓缓的大鸡巴全部弄进了嘴里,又过了一会儿,就见那母亲跪在地上,屁股翘的老高。老外的大鸡巴竟然对正肛门缓缓的弄了进去,就听那母亲啊啊的轻叫着,一阵极快的抽动后,就见那老外啊啊地叫着拔出了沾满了母亲淫液的大鸡巴塞进了跪在边上的女儿的嘴里,浑身直抖,急剧抽动,王心雨知道这男人要射精了。
  果然就听到这老外一声大叫,射出了浓浓的乳白色的精液,那女儿咕咕的吞着,还是有许多精液流了出来,顺着嘴巴往外流,那母亲忙伸出红润的舌头舔了起来,简直淫荡极了,再过一会儿,换成弄女儿肛门,然后在母亲嘴里射精……王心雨看得浑身发软,欲火难耐,她从来没有看过这些,一旦看见更是无法抗拒。她忍不住搂住了罗伯特极其壮实的躯体,哼叫着扭着雪白的身体,同时无师自通的张开嘴伸出红润的舌头舔着罗伯特的粗大的鸡巴,那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完全陶醉了。
  罗伯特已经拿开了王心雨的浴巾,他搂抱着这美丽雪白柔软的丰满而苗条的女人肉体,看着电视,兴奋极了。他慢慢的一个手抓住了王心雨的雪白柔软丰满的大奶,一个手伸进了她的胯间,摸到了那淫液不断流出的阴道和红涨的阴核。
  王心雨啊啊叫着扭着雪白的躯体,从头到底的舔着大鸡巴。一会儿电视上出现了老外的面部特写:竟然就是罗伯特,王心雨笑道:「这是你在哪里跟一对中国母女干啊?」罗伯特笑道:「是在纽约,一对留学的中国母女,又漂亮又风骚,真是可爱极了,」王心雨慢慢有点受不了了。她扭着躯体道:「好人,求你了,我受不了,我要,」罗伯特知道她真的要干了,他站了起来,双手举起王心雨的两条雪白修长丰润的腿分开,一直压到她的头部。王心雨的屁股都抬了起来,那湿润的阴毛已分开,露出了红润的大阴唇,分开大阴唇,就看见那一条诱人的已张开的缝,正在流着淫液的阴道口和那直抖的红红的阴核让罗伯特再也忍不住了,他的龟头对正阴道口刷的一下刺了进去。
  只听噗的一声,那巨大的鸡巴全部刺进王心雨的阴道,撞到了王心雨的子宫颈。王心雨就感觉到阴道里一个巨大的火热的东西塞满了,有点承受不住,要涨开的感觉,那对子宫颈的一撞更是让她痛的啊的尖叫起来。她想往后躲开,可是头紧靠着沙发背,无处可逃,罗伯特没有为她的尖叫而停止,他知道女人的弹性。罗伯特抽出插进,频率极快的弄着王心雨的阴道,王心雨抓着自己的两个大奶,啊啊的尖叫着。罗伯特觉得王心雨的阴道紧极了,又又很多淫液,舒服极了,他是越干越欢,王心雨慢慢的适应了罗伯特的大鸡巴,那强烈的阴道的摩擦和碰撞,使她得到了一阵阵从没有过的性快感,她分泌的淫液越来越多,阴道也就越来越不感觉痛了,就是那鸡巴太大带来的涨痛感也消失了,反而觉得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充实感,最后就是那龟头的撞击子宫颈也带来了无比的刺激,她张大了嘴,尖叫声变成了呢喃的媚哼声,身体慢慢也跟着罗伯特弄的节奏扭动和抬落屁股,罗伯特知道这浪货已进入了状态,他更是加快节奏,狂抽猛弄,只听见那小腹碰小腹的啪啪声响个不停,再加上王心雨的越来越大的浪叫声:「天啊,我好快活,我要死了,啊,啊,弄死我吧,弄死我,」她拼命抬高屁股,双手抓住罗伯特的腰,到了一种近似疯狂的境界。
  罗伯特知道她就要到高潮了,他一边拼命弄着,一边骂着:「浪货,假正经的臭婊子,贱母狗,弄死你,」王心雨「啊,啊,」叫道:「好主人,我就是最淫最贱的浪货婊子,我就是你的一条母狗,弄死我吧,」淫声浪语不断,一会儿就见王心雨身体突然不动了,嘴里啊啊的尖叫着,同时双腿一阵不由自主的抖动,然后阴道深处射出了大量的淫精,双手松开了喘着粗气瘫倒了。罗伯特知道她达到了第一次高潮,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用更快的频率狠狠的弄着。
  一会儿王心雨又开始扭动起来,又浪叫尖叫,很快就来了第二次,接着是第三次性高潮,王心雨完全瘫痪了,她几乎晕了过去,那因为性高潮而高涨的双奶在激烈的起伏着,雪白的小腹泛起了桃红色身上淌着许多汗珠,美丽的眼睛就像流泪般充满了水。
  罗伯特放下了王心雨的双腿,把她横放在沙发上,然后屁股坐在了王心雨那高耸的双奶上,他身体向前大鸡巴的龟头对正王心雨的微张的嘴。王心雨柔顺的张开了嘴,罗伯特就将龟头弄进了王心雨的嘴里。龟头太大了,王心雨尽量的张大了嘴,含住了龟头,罗伯特慢慢的往里送着,到了喉部就不行了。
  王心雨有点呕吐的感觉,罗伯特知道第一次不行,就开始来回在王心雨的嘴里抽弄起来。看着这美丽高贵的大学的主任在自己胯下被自己弄着嘴,他兴奋极了,慢慢加快了节奏,也达到了高潮,他啊,啊,叫着,突然不动了,接着就在王心雨的嘴里射出了浓浓的乳白色的精液,王心雨咕咕的吞着这带有点咸的冰凉的精液,直到罗伯特的鸡巴离开了自己的嘴。她喘着气吃完嘴里的精液,又用手和舌头舔吃干净嘴角边流出的精液,接着妩媚极了的用双手扶住罗伯特的大鸡巴,抬起头媚笑着伸出红润的还有点白色精液的舌头舔着那龟头还有柄上残留的精液,罗伯特蹲在王心雨的嘴边,王心雨细细的舔着阴囊的淫液,慢慢的舔起了罗伯特的黑皱的肛门,并扒开把舌头伸了进去,性交结束了。罗伯特和王心雨都洗了个澡,两个人还是光着身子坐在了沙发上。罗伯特抚摸揉捏着王心雨的雪白丰满的大奶,王心雨则痴迷的舔吃着罗伯特的大鸡巴。两个人还继续看着那没有看完的带子。
  就见一会儿,那罗伯特竟然站在母女的身前,先是母亲含住了龟头,罗伯特就在她的嘴里射尿,那美丽的母亲竟然含笑着咕咕的吞着这骚尿,一会儿换成了在女儿的嘴里射尿,射完后,就见母女两个就像两条淫荡的骚母狗,互相舔着身上从嘴里溢出的罗伯特的骚尿,嘴角眉脸还充满了媚笑,看得王心雨的心是怦怦直跳,她知道这肯定是自己也跑不掉的。与其要罗伯特说出来,还不如主动喝他的骚尿,王心雨跪在了罗伯特的腿间,双手捧着大鸡巴,嘴一张含住了那龟头,一边媚笑的指了指电视,罗伯特心里高兴极了,没有想到这美女这么上路,他已憋了一泡尿,慢慢在王心雨的嘴里射了起来。王心雨就觉得这尿有股咸臭的感觉,实在不好闻,但看见罗伯特那快乐的表情,就感到有一种母狗被主人赏识的感觉,她咕咕的吞着,仿佛吞着最甜美的饮料,罗伯特快射完的时候,抽出了鸡巴,那尿液就射在王心雨美丽高贵的脸上,还有的射在了她的双奶上。
  王心雨「啊,啊」,叫着没有动。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被罗伯特作践,心里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极其兴奋的快感,她媚笑着舔完嘴边和奶上的尿液后还淫贱的跪伏在地下,伸出舌头舔干净了地上的尿液,接着还舔吃了罗伯特的尿尾子,这之后的一个星期,就是罗伯特把王心雨彻底训练成他的性奴的一个星期,喝罗伯特的尿对王心雨来说是完全正常的事了,她天天都到罗伯特的住所,光着身子给罗伯特拍裸体照。罗伯特更是用摄像机拍下了两个人性交的全过程,从王心雨对他极淫荡的口交到完全弄进王心雨的嘴里,深入喉咙,弄阴道:前面弄,后面弄,各种姿势,弄肛门,射精液到嘴里的全过程,跪着喝尿的过程。还有王心雨不知廉耻的自我介绍:身份,身高,三围,腿长。与罗伯特性交的高潮的感觉,吃精液的感觉,喝尿的感觉,简直淫荡极了,这天罗伯特还是在王心雨的后面站着,王心雨像一条母狗般跪伏在沙发上。
  罗伯特的大鸡巴狠狠的弄着王心雨的肛门。王心雨已经从刚开始被弄肛门的痛涨的要死的感觉到现在是一种受虐的极度的快感,她疯狂的尖叫,快感到高潮时的狂抖。罗伯特不管她的死活,马上就让她跪在自己的胯下,龟头对正王心雨的嘴就弄了进去,就见王心雨弓起腰,四肢就像狗一样的,头向后仰着,媚笑着看着罗伯特,张大了嘴,吞着大鸡巴,慢慢的鸡巴全部弄进了喉部。
  因为鸡巴在喉部压迫了气管,王心雨的呼吸都有一点困难,她吃力的涨红了脸用鼻子困难的呼吸。罗伯特毫不客气的在她温润湿滑的喉部来回抽动着大鸡巴弄着,就见王心雨的喉部肌肉在蠕动着,一会儿罗伯特达到了高潮,他退出了鸡巴,在王心雨的嘴边对正那张开的嘴射出了浓浓的白色的精液,王心雨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不断的吞着射进嘴里的精液。
  罗伯特射完精液,坐在了沙发上。王心雨吞完嘴里的精液,也用手抹吃了射在嘴边和脸上的精液。然后媚笑着淫荡的跪在了罗伯特的胯下,极细心的舔着那大鸡巴上的余精和淫液,挂在舌头上粘粘的拖了有一尺多长,阴囊上的淫液也舔的干干净净,最后连那黑皱的肛门也被王心雨舔的干干净净,罗伯特开始要上学了,他第一天就跟他的指导老师上各种生字。
  苏月函在昨天的晚上就在家里和王心雨聊了很久关于罗伯特的事情。王心雨从罗伯特家里出来时候已是晚上的九点了,她本来要回家,可是经过苏月函家的时候忍不住上去敲开了门。
  苏月函有点诧异:「你怎么这么晚到我这来啊?有事么?」王心雨笑道:「明天你就要教罗伯特了,我来是跟你说说他的情况啊,」苏月函笑道:「跟我说他的情况?听说这几天你天天去罗伯特的住所?恐怕知道的是很多吧?」王心雨笑道:「别笑我了,你也会常到他那去,你长的这么美,还想跑?」苏月函笑道:「你真的跟他发生关系啦?」王心雨害羞的点了点头。苏月函道:「哪天开始的啊?」王心雨道:「就在第二天就跟他发生关系了,」苏月函笑道:「小骚货,这么快啊?」王心雨道:「别说我骚,你要跟他搞上啊,肯定比我还骚,还浪,」苏月函笑道:「你就瞎说,你说说看他跟你老公有什么不同?」王心雨妩媚的笑道:「你不知道,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法比啊,」苏月函笑道:「你瞎说吧?真的这么好?」王心雨笑道:「我跟你说啊,我跟罗伯特好了以后才知道我以前是白活了,你不知道,他的鸡巴有二十多公分长,又粗,塞的我阴道紧紧的舒服极了,那像我那死鬼,就七公分长一点没有感觉,」苏月函道:「天啦,那么粗大,你怎么受得了?」王心雨笑道:「开始是有一点受不了,可是现在你知道么?如果没有罗伯特的性交我可能无法活了。」苏月函笑道:「你成了他的俘虏了,就像个性奴隶,」王心雨媚笑道:「你说的还不完全准确,我不但是他的性奴隶,而且他还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一条骚母狗。」苏月函诧异道:「天,这么夸张啊?」
  王心雨笑道:「你现在说我是在夸张,可是如果你跟他性交以后就会知道我说的一点也不错,而且你是学文的,感情比我还细腻吧?对性交的感觉也肯定比我还要强烈的多,你说你的老公鸡巴有他大么?」苏月函羞道:「怎么可能呢?也就跟你老公一样吧,」王心雨笑道:「罗伯特的鸡巴大是一回事,还有就是他的性交时间特别的长啊,」苏月函笑道:「那还有多长啊?」
  王心雨媚笑道:「我那死鬼每次就能搞个几分锺,你家的呢?」苏月函笑道:「一样啊,不就几分锺么?」王心雨一脸陶醉的媚笑道:「你知道么?罗伯特可以一口气干两个小时,」苏月函笑道:「不可能吧?他不累啊?」王心雨媚笑道:「否则怎么说他与众不同呢?而且还有许多性交的形式,花样。」苏月函羞道:「性交不就那么回事么,哪有什么花样啊?」王心雨笑道:「假装正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的金瓶梅等等的古代艳书还少啦?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苏月函笑道:「金瓶梅上面女人还喝男人的精液和尿,你也喝啊?」王心雨伸出红润的舌头媚笑道:「实话告诉你,我跟他第一次性交就喝了他的精液还有尿,」苏月函诧异道:「你还真的是他的骚母狗啊,连他的尿都喝啊?,」王心雨媚笑道:「你知道什么啊?当你被他的性交一次次的彻底的送上那无比奇妙的性高潮的时候,当你被他弄得欲仙欲死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了。我是被他彻底的征服了,」苏月函笑道:「那你对他是经常的口交了?」
  王心雨媚笑道:「是啊,他喜欢把大鸡巴全部弄进我的嘴里,」苏月函诧异道:「不可能吧?那么大的大鸡巴怎么会全部弄进你的喉咙呢?
  不咽死你啊?「
  王心雨笑道:「开始是真的不行啊,后来几天一炼就慢慢可以进去了,罗伯特很喜欢抓着我的双奶,一边看大鸡巴在我的喉咙里抽动的样子一边狂弄,」苏月函笑道:「变态狂,你这样被他干不难过啊?」王心雨媚笑道:「你说呢?开始的时候,呼吸都难啊,后来就慢慢适应了,觉得那种窒息的感觉好爽,在我嘴里弄我也能得到真正的不同与阴道性高潮的高潮,」苏月函笑道:「你个贱母狗,真的拿你没办法,」王心雨媚笑道:「你老公弄不弄你肛门啊?」苏月函笑道:「他不干,说那脏,你呢?」
  王心雨笑道:「我那死鬼一样,也不干,不过罗伯特很喜欢弄女人的肛门,而且是特别喜欢反抓着女人的双手,让女人跪伏在床上或者沙发上,就像骑马一样的从后面弄肛门。」苏月函笑道:「他那么大鸡巴,你的肛门能受的了啊?」王心雨媚笑道:「怎么会受不了呢?当然跟弄阴道,嘴一样,开始是真的不适应,受不了,太粗太长了,弄进肛门里,肛门都有一种要爆裂的感觉,涨痛的要死,不过几天一干,现在我已经完全适应了。看着他在我后面骑马般弄着我的肛门的雄姿,我真的感觉一种被主人征服的巨大的快感,肛门的涨痛慢慢变成了巨大的充实感,我几乎每次都达到了性高潮,我瘫痪的时候,他就在我肛门里拔出鸡巴,再塞在我的嘴里弄,直到在我的嘴里射精液为止,」苏月函笑道:「你也不怕脏啊?哈哈,反正你连他的尿都喝,也不怕了,」王心雨媚笑道:「你不知道,罗伯特对女人的看法有他自己的一套,」苏月函笑道:「他怎么说?」王心雨笑道:「他说美女天生就是给强壮的俊男干的,而一个强壮的俊男是很难找到的,所以一个强壮的俊男就应该同时拥有许多美女,因为现在美女是很多的,」苏月函笑道:「那这么说,别的男人和丑女就该死?」王心雨笑道:「是的,他认为性交就应该是强壮的俊男和美女之间的高质量的性爱,而不是乱交,」苏月函笑道:「罗伯特才20岁吧?我都35了,」王心雨笑道:「我不也34了,这个没有关系的,罗伯特好像还很喜欢大一点的女人,他说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有不同的韵味,会给他带来不同的感觉,只要是真正的高质量的美女他都要,」苏月函笑道:「不会吧?难道他要是看上了一对美女母女,还都要啊?」王心雨媚笑道:「你说对了,罗伯特还有个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同时跟母女同床性交,」苏月函一听诧异的笑道:「变态,要是都跟他怀孕了,他怎么办?」王心雨笑道:「就生下来,有什么关系,」苏月函笑道:「哈哈,那你就跟你家的何芳一起跟他睡吧,生下孩子怎么叫啊?」王心雨媚笑道:「那是肯定的,你家张妤也跑不了,」两个人说的都有点心里发烧,欲火难耐,脸都红了。王心雨起身告别了苏月函,走时给了苏月函两盘带子,就是自己和罗伯特的性交带子,还有罗伯特跟那母女干的带子。
  苏月函在王心雨走后洗了个澡,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穿内衣,只是穿了一件睡衣就到了客厅。
  沙发上坐下后,看着电视上面的黄带。先放的是罗伯特跟那对美丽的中国母女性交的带子。苏月函看着罗伯特粗大的鸡巴,狂野的奸弄着这对母女的嘴,阴道和肛门,那在嘴里流溢的白色的精液,射进嘴里的尿液,母女两个被奸弄嘴和肛门时候发出的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浪叫声,看得苏月函欲火如焚,她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入了浴衣里,使劲的揉捏着自己的一双雪白丰满的大奶,嘴里也发出了呜呜的闷叫声。
  看完这盘后她又放起了王心雨和罗伯特性交的带子。当苏月函看到罗伯特的大鸡巴慢慢的弄进了王心雨嘴里,由于是王心雨仰着头,所以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大鸡巴在她的喉管里来回抽动的情形,苏月函看得兴奋极了,心怦怦直跳,忍不住手就摸到了阴部,开始扣挖自己的阴道和阴蒂,里面湿嗒嗒的,全是淫液,她一边呜呜的闷叫一边扭动着雪白丰满的肉体,张大了嘴看着带子中罗伯特狂野的奸弄王心雨的各种样子。
  当她看见罗伯特抓住王心雨的双手狠狠的奸弄她的肛门时,兴奋的也扣挖自己的肛门。看着王心雨淫荡的吞吃罗伯特的精液的浪样,那最后的精液尾子在她舌头上面拖了有一尺多长,最后还有王心雨跪在罗伯特的胯下张大了嘴接喝罗伯特的尿液的样子。
  就见罗伯特离开王心雨一点,粗大的鸡巴对正王心雨张开的嘴,射出了尿。
  王心雨一下喝一下喝的时候就必须闭嘴,这时候就见那尿液射了王心雨一脸的顺着脸,脖子流到雪白丰满的大奶上,淫荡极了,射完后,王心雨喝完尿液,还骚浪的伸出红润的舌头舔干净了嘴边和奶上的尿液,最后竞跪伏在地上舔干了地上的尿液,苏月函看得是欲火如焚,软倒在了沙发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