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激情av成人电影-国产av小电影在线观看-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易母而「食」】(02)作者:canye

字数:82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久违的更新啊。话说上篇出来后有点小郁闷啊,明明感觉「易母」是个相当棒的点子,没想到同志们的注意力全在后面的「而食」俩字上面……回复基本木有讨论剧情的,郁闷的我差点滚回另类区继续写《盗梦》了。像我这样重口味的家伙果然还是不多啊。

  提前先说好,易母这部作为我第一部正常向的文本来打算就是两个结局,一个是正常向的,然后还会有个秀色向的真·结局,除了真·结局以外是不会有过分的重口元素的,大家可以按口味放心食用。


   *****************************


  秦寿家门口,苏丽打量着背着旅行包,一副要出远门打扮的秦寿问道:「宝宝,钱包、身份证都带了吗?没落什么东西吧。」

  「早就都准备好了。」秦寿拍了拍身后的大包继续说道:「放心吧妈,又不是第一次离家,我以前不也经常一个人出去旅游吗,这次我还是跟同学一起去,没问题的。」

  「可你这次要去一个多月啊,从小到大你还从来没离开家这么长时间,妈妈总是有些不放心你。」

  「哎呀妈,我们是去参加兴趣班,出去学习能出什么事啊,再说我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到时候不是还要离家更长时间?放心吧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这次要不是看在你是要去学东西的份上,我也不会答应你离家。我再跟你强调一遍,到了以后要经常给我打电话,要听老师的话,平时没事别出去乱跑……」

  「好了好了妈,这些话你都说了八百遍了,我得赶紧走了,要不一会赶不上飞机了!」说完,秦寿逃也似的打开了家门,但一只脚刚迈出去,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身道:「对了妈……」

  「怎么了?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不是,我是想起件事来。」秦寿表情认真的说道:「 我最近听说咱们这好像来了一伙人贩子,你一个人在家一定要小心点啊。别到时候我平平安安的回家了,你却被人拐跑了。」

  见儿子煞有其事的样子苏丽不禁哑然失笑:「你个傻小子从哪听的小道消息?咱们这片的治安很好的,怎么会有人贩子。你以为人贩子都跟你一样傻啊,挑我们这种安保措施完善的别墅区下手,而且人贩子都是绑架小孩,哪有人会要妈妈这种老女人的。」

  「那可不一定,我听说有的人贩子专门拐卖良家妇女,长相普通的买到山沟里去生孩子,漂亮的就卖给那些大老板当性奴,妈妈你这么漂亮……」

  「行啦行啦,你赶紧走吧,小小年纪哪听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妈妈这么多年都一个人在家里,要是能拐跑的话早不知道被卖了多少回了,小小年纪净想这些不靠谱的事!我告诉你,到了那边可不能这样,要专心学习……」
  苏丽带着最后的唠叨将儿子送上了出租车,然后目送着出租车走远才转身关上家门。过了不一会而,一个衣着时尚的漂亮女人顺着马路从远处走了过来,那女人额头上顶着一副太阳镜,手里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好像外出度假归来的样子,女人四处打量了一下没人,然后径直走到秦寿家门口,敲响了房门。
  「这孩子,不是告诉过你出发前要仔细检查吗,又忘了带什么?」苏丽还以为是儿子忘记带东西折返回来了,嘴里一边唠叨着,一边快步打开了家门。想不到门口居然是一个陌生女人,对方的容貌气质透着一股优雅高贵的气质,身上的穿着也尽是奢侈品牌,所以苏丽也没多想,只是礼貌的问道:「呃,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不好意思,我刚刚从国外回来,不知道怎么家里的钥匙不见了,所以我想借用一下您家的洗手间可以吗?」

  对方说话时的表情自然中带着一丝羞涩,苏丽只以为她是小区的住户临时遇到了点小麻烦,所以来自己家来求助,于是也就没抱什么戒心,闪身将对方让进家门,并向她指明了洗手间的位置。

  站在洗手间外,看着刚刚那女人留在门口的超大旅行箱,苏丽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儿子临走时关于人贩子的话题,但旋即她便苦笑着摇头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是人贩子,如果她是人贩子的话,那她还不如先把自己卖了。

  「啊!」洗手间里忽然传出一声惊呼,苏丽赶紧敲着屋门询问道:「怎么啦?没事吧?」但洗手间里却没人回答,有些担心的苏丽忍不住拧动门把,想不到门并没有从里面反锁,直接被打开了,只见刚刚那个女人正站在门口冲自己微笑,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香水瓶……

  嗤,嗤,香水瓶喷出了两阵水雾,苏丽只觉着一股浓香扑面而来,紧接着她大脑就是一阵晕眩,心知大事不好的她想逃出家门呼救,但女人已经抓住了她的胳膊,并用手捂住了她的口鼻,很快苏丽便停止了挣扎,失去了意识。

  又过了一会儿,秦寿家的大门被人用钥匙打开了,原本说要去外地参加兴趣班的秦寿带着一脸坏笑的楚生走了进来,二人一进客厅就见唐如玉正坐在沙发上微笑,昏迷不醒的苏丽如同一件艺术品般摆在她面前的茶几上。

  看到这一幕,楚生不禁吹了个口哨,笑道:「漂亮呀妈,你是不是以前真的干过这一行,居然这么熟练。」

  「去你的,老娘为了你们这两个坏小子的计划都犯罪了,你还消遣我。」
  「嘿嘿嘿」楚生坏笑几声,然后快步走到茶几前笑道:「哎呦,还是老妈会玩,把苏阿姨摆在茶几上是想让我们好好欣赏下苏阿姨美丽的身体啊。嘿嘿,老秦,对不住啦,这回该我验货啦。」说着,便伸手在苏丽身上摸索起来。「啧啧,苏阿姨真不愧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一看就是从小娇生惯养,没受过一点苦。你看这双小脚保养的,上面一点茧子都没有,又滑又嫩,光滑的跟特意修过图的照片一样,没有一点瑕疵。」楚生抓着苏丽的一双小嫩脚把玩着,然后顺着她修长的玉腿往上摸,一直伸进了真丝睡裙中,停留在她两腿之间。

  这一幕让秦寿不禁皱起了眉头,虽然按他们的计划,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母亲的身体要被楚生随意玩弄调教,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此时第一回看到外人接触母亲的身体,他心里还是难免泛起一丝别扭。

  楚生也快发现了秦寿表情不对劲,知道他是一时难以接受,所以也不继续刺激他,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然后说道:「行了,老秦你准备把苏阿姨抱到箱子里吧,我去把车上的东西给搬下来,你告诉我要装到哪个屋,我顺便帮你把几个大件装好,估计得一小时左右,这段时间就留给老秦你啦,放心,用了我这个药,3个小时之内无论你做什么苏阿姨都不会醒的。」

  唐如玉知道儿子是要给秦寿创造机会,于是也说道:「你还准备了什么东西啊?我帮你一起吧。」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那些东西其实是给妈你和老秦俩人一起准备的,我还打算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呢,所以老妈还是自己先找地方休息下吧。」

  一看儿子淫荡的笑容,唐如玉就知道所谓的礼物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面带责怪的轻碎了儿子一口,唐如玉打开了电视,不再理会这两个小鬼。

  秦寿略带感激的看了一眼楚生,向他指明了房间位置,便立刻抱起母亲的身体往自己房间走去,可刚走几步又些纠结的回头问道:「真的不能现在就上吗?」

  楚生无奈的耸了耸肩,安慰道:「老秦,我之前也跟你说过了,你如果只是想偶尔偷偷摸摸的在你妈身上爽一下的话那我们根本不用如此大费周章,我把这瓶迷药给你,以后你自己找机会玩就行了。但如果你想彻底得到你妈的身体,并让她心甘情愿的被你操甚至求着你操,那你就得先忍忍,咱们的目的是撕开她贞洁烈女的外衣,让她认为自己是个整天想着被操的骚货,所以第一回怎么上她很重要。

  如果她醒来后直接察觉到自己已经被迷奸了,那将大大影响调教效果。」听了楚生的话,秦寿无奈的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话,直接抱着昏迷不醒的母亲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轻轻将母亲放在床上,看着眼前这具朝思暮想的美丽躯体终于平躺在了自己的面前,秦寿激动地整个人都在发抖。双手抚上母亲的面颊,母亲还是那么漂亮,如同沉睡的公主一般,多年的夙愿终于就要成真的,虽然现在他还无法真正得到母亲的身体,但秦寿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的愿望一定会实现,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克制自己的欲望,然后尽情享受正餐前的前菜。

  秦寿将整个人都压在母亲的身体上,感受着身下肉体的柔软,大口呼吸着母亲身上熟悉的馨香,颤抖的嘴唇慢慢吻向了母亲的樱唇,当二人嘴唇接触的一瞬间,秦寿体内沉积多年的欲望终于完全爆发了出来!用手捏开母亲闭合的牙关,秦寿迫不及待的将舌头伸进母亲的口中肆意搅动着,贪婪的吮吸着母亲口中的香津,然后两腮用力,「滋儿」的一声母亲的香舌就被吸进了他的口中,任他舔弄品尝。

  秦寿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母亲身上家居服上衣的纽扣已经全被解开,一对玉乳在儿子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下身的裤子和内裤也被推到了膝盖以下,两腿间那个曾让无数男人朝思暮想的美妙洞穴此刻却被自己的儿子肆意亵玩,洁白的肌肤很快在儿子魔爪的肆虐下布满了红痕。

  秦寿足足吻了十多分钟,才意犹未尽的离开母亲的小嘴,仅仅是接吻肯定不足以满足他的欲望,秦寿双手紧握住母亲的一对玉乳,然后舌头从母亲的玉颈一路向下,香肩、乳沟、小腹、肚脐,母亲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他尝了个遍,最终停留在那个曾诞下他的温润洞口处。

  秦寿像对待一件艺术品一样仔细的欣赏着母亲的美穴,用手指轻缕着母亲的阴毛,挑逗着着母亲的阴蒂,然后扯开花瓣,仔细欣赏肉洞内部的美景。一直把玩了好一会,满足的秦寿忽然张大嘴将母亲的淫穴整个含入口中,有力舌头由下至上从会阴一直舔到阴蒂,感受着舌头将母亲的阴唇挤向两边,发出响亮的舔舐声,然后舌尖顺着那个美妙的洞口使劲深入,细细感受着着洞中的层层肉褶,美美品尝着生母淫穴的味道。

  或许是因为要害沦陷使昏迷中苏丽产生了一丝快感,紧闭的檀口中居然飘出了一丝诱人的轻吟,这声突如其来的淫叫着实吓了秦寿一跳,秦寿赶紧直起了身子,双眼直盯着母亲面容,生怕她会忽然睁开眼睛,但好在楚生的迷药非常给力,观察了一会后秦寿发现母亲似乎除了脸颊比之前更红润了一些,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这才继续俯下身子享受母亲的肉体。

  尝够了母亲上下两张小嘴,秦寿的目标转向了胸前那对高耸的山峰,双手放肆揉捏着两团软肉,嘴巴则在两点艳红上来回嘬吸着,似乎是想要找寻曾经母乳的味道。无论是年幼还是成年后,母亲的身体对于儿子来说一直都是最好的玩具,儿子们总能在妈妈身上找到那份难以替代的快乐。

  秦寿嘴上手上爽了,可下身最重要的钢枪还难受着呢!仅存的一丝理智控制着他让没有越过最后的红线,可双手正忙着在母亲身上索取,哪有功夫照顾下面的钢枪啊!没办法的他只能把下身紧紧贴在母亲身上,然后盲目的耸动着屁股,让自己的肉棒在母亲的光滑的皮肤上肆意摩擦。但这种方法收效甚微,肉棒还经常捅不对位置顶在床单上磨得生疼,不仅没有发泄欲望,反而弄得下身更加难受了。此时秦寿甚至有点埋怨母亲为什么没有多给他生几只手,让他可以在玩亲妈的奶子,同时还能倒出手来打飞机,于是揉捏母亲乳房的双手更用力了

  秦寿正苦恼着,忽然感到自己的肉棒被两瓣东西包裹住了,那东西温暖柔软,夹着肉棒非常舒服,而且会自己上下撸动,爽的秦寿连连吸气,但这触感……好像是妈妈的脚心!

  !!!秦寿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猛地支起了身子,可身下的母亲依旧平稳的呼吸着,并没有醒来。秦寿急忙转身再看,只见唐如玉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背后,双手正抓着母亲的一对小脚,夹住自己的肉棒上下摩擦。

  「你!」秦寿被唐如玉的动作惊得说不出话来,唐如玉却一脸好笑道:「我在门外偷偷看了好久,实在看不下去你费劲的样子,所以才进来帮帮你。」
  秦寿再次松了一口气,虽然被外人看见自己玩弄生母的身体有些尴尬,但转念一想其实也无所谓,唐如玉早就知道了自己对母亲的非分之想,甚至还是计划的参与人之一,更何况她以前跟自己儿子楚生玩的可要过分多了,此刻唐如玉肯帮他,自然是再好不过的。略带感激的看了唐如玉一眼,脑子里全是母亲肉体的秦寿也顾不上客气,任由另一个女人抓着母亲的小脚帮他足交,自己则俯下身子准备继续在母亲身体上肆虐。

  但唐如玉却放开了母亲的小脚,双手转而握住了秦寿的阴茎,先用口水将手中的巨物滋润了一遍,然后笑道:「看把我的大宝贝憋的!阿姨要帮你肯定不只是帮你打飞机这么简单,不然显得阿姨多没创意啊。」

  说完,唐如玉将自己的裙子掀到腰间,脱下里面的紫色蕾丝内裤丢在一旁,然后平躺在床上,把苏丽的身体抱到自己身上,双手从苏丽的腋下穿过把苏丽固定住,同时双腿岔开绕过苏丽勾住了秦寿的腰,并且引导着他将肉棒抵在自己小屄上,这才说道:「来吧,隔着你妈把你的宝贝插到阿姨的小浪屄里来,这样你的手能随便玩你妈的身体,jb也有地方使劲,是不是能找到点和亲妈做爱的感觉?」

  唐如玉这个主意简直妙极了,眼前是妈妈熟悉的俏脸,jb也被湿润的妙穴所包裹,这确实让秦寿产生了是在与生母做爱的错觉。很快,秦寿便在欲望的推动下疯狂抽插了起来,唐如玉也如愿以偿的再次享受到了秦寿的坚挺,二人以这种怪诞的姿势做着爱,儿子捏着生母的奶子插着别人的妈妈,唐如玉则甘心被当成活体飞机杯,被别人的儿子狠操着。

  情到浓处,秦寿不禁把整个头都埋进苏丽的双峰之间,呼吸着母亲醉人的乳香,亲不自禁的呢喃着:「妈妈……我爱你……妈妈……我想操你,我想操死你,想操死你这个骚货!怎么样,儿子的jb操的你爽吗……」唐如玉不知是为了配合秦寿还是真进入了母亲的角色,居然也回答道:「啊……儿子……好儿子……妈妈也爱你……你操的妈妈……舒服死了……啊……啊……妈妈最喜欢被儿子的大jb操了……妈妈要死了,妈妈要被儿子的jb操死了!」

  还不到10分钟,唐如玉就感觉自己有些坚持不住了,贪图快感的她紧咬牙关想要多坚持一会,但想不到此时秦寿却怒吼一声,紧接着唐如玉就感到一股滚烫而有力的热流打在自己的花心上,难以名状的快感直冲大脑,之前的坚持瞬间被摧毁,直接登上了快感的巅峰。

  从高潮中稍稍回过些神的唐如玉心里一阵纳闷,之前这小子在自己家的时候连续猛干自己20多分钟跟玩一样,怎么今天这么快就射了?唐如玉很快便想到了答案,在这些恋母的小家伙眼里母亲的身体永远都是最特殊的存在,自己家那个混小子在自己身上射的不是也很快吗?当然,那个小变态看着别人操自己时射的更快。

  又是一股热流袭来,把唐如玉刚刚聚集起的思绪再次打乱,美妙的酥麻感再次从身下传来,痴迷于性爱的她刚想放开身心享受,想不到下身忽然一空,秦寿这家伙居然在这时候把jb拔了出来!让刚攀上快乐的云端的唐如玉直接跌进了空虚的深渊,不明情况的她偏头一看,只见秦寿正将龟头对准了苏丽的身体,双手飞快的撸动着,很显然这小子是想把精液射给自己的亲妈,这让唐如玉不禁在心中暗骂:这小没良心的,老娘好心好意帮你泻火,感情你真就把我当成是个飞机杯啊,爽够了就直接一扔,光想着把好东西留给亲妈!

  唐如玉带着无尽的怨念的看着秦寿,很快,一发浓精便从马眼中喷射而出,正打在苏丽的肉洞上方,将她的阴毛黏成一团,然后顺着阴唇慢慢下淌,第二股精液射在苏丽平滑的小腹上,少年有力的射精打在肚皮上甚至发出噗的一声轻响,一直溅到苏丽的乳球的下方,随后秦寿有些慌忙的握着jb骑跪到母亲胸口上,把jb对准了母亲的脸颊,看着自己最后一发浓精在母亲的俏脸上开了花,这才满意的舒了口气瘫倒在一旁,最后还不忘伸手把母亲搂在怀里,把自己的精液如同护肤品一般均匀的涂抹在母亲的俏脸、酥胸以及大腿内侧,休息了一会,这家伙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掰过母亲的双腿,把jb中最后一点存留挤在了母亲的玉足上,然后同样抹遍了母亲的双脚。

  看到这一幕,让唐如玉心里不禁有些吃味,心想:容貌上我们各有千秋,气质上我也毫不输你,虽然你个子比我高,腿也比我长,但比皮肤的话你明显逊我半筹,而且奶子也没我的大,怎么这小子就那么迷恋你的身体呢?射到一半居然拔出去了!这是人干的事?!虽然我不是要和你争什么,也理解这小子对生母身体的迷恋,但他的做法总让我感觉好像输给你了,心里真不爽!

  躺在秦寿身边,看着秦寿依旧直勾勾的盯着苏丽的身体一点不在乎另一边的自己,唐如玉不禁起了要报复一下苏丽的念头。看着秦寿为苏丽抹精液,唐如玉眼珠一转,爬起身来蹲在苏丽脸的上方,说道:「小寿想给你妈做个精液面膜吗,阿姨这里也有你的精液,这就还给你妈。」然后好像是故意展示给秦寿看一般,唐如玉两指扒开自己的小穴,让小穴中的精液慢慢流出来,然后像是抹口红一样,不断用自己的阴唇把精液涂抹在苏丽的嘴唇上,同时心里暗笑道:你儿子不是为了疼你不让老娘痛快吗,那老娘就用你的小嘴舒服舒服!

  「别用你的骚屄碰我妈的嘴!」想不到看到这一幕的秦寿忽然爆发了,居然直接飞起一脚把唐如玉从床上踹了下去!

  莫名其妙挨了一脚的唐如玉顿时怒火中烧,老娘好心好意伺候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敢动手打我,真当我是当街卖身的婊子了?!唐如玉柳眉倒竖,猛地站起身来,指着秦寿鼻子骂道:「小混蛋!你发什么疯!居然敢动手打我!」
  唐如玉的爆发,瞬间让秦寿清醒了过来,他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女人可是楚生的母亲,而且是自己计划重要的执行者之一,如果惹火了她,对自己的计划可是大大的不利,看着满脸怒容的唐如玉,他心里不禁发憷。刚刚他是看到唐如玉用自己母亲的嘴唇自慰,再想起唐如玉以前糜烂的私生活,那两片被无数男人jb摩擦过的肉片居然贴在母亲神圣的嘴唇上,心中极为不快的他一时没有忍得住冲动,才做出刚刚的举动。之前因为楚生的描述以及唐如玉放浪的生活作风,秦寿的确有些把她当成一个挥之即来的玩物,但此刻看着愤怒中的唐如玉却让他丝毫不敢有半点轻视之心,想不到平日里骚浪无比的她也有这样威严一面。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尴尬到了极点,唐如玉双眼紧盯着秦寿,虽然没有说话但却给了秦寿很大的压力,这让秦寿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并不想他之前心里想的那样只是个单纯的骚货

  或许是听到了屋内的争吵声,楚生推门走了进来,一看自己母亲的脸色就知道事情不妙,赶紧问道:「妈,你跟老寿这是怎么了?你刚刚还爽的叫那么大声,我在楼下都听见了,怎么这就吵起来了?」

  唐如玉横了自己儿子一眼,直说道:「他打我了。」

  「啊?!」楚生也是目瞪口呆,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身为儿子的他最清楚唐如玉的脾气,自己妈妈虽然看起来骚,但自尊心却是极强,最反感别人侮辱她,更别说动手打她了。她的原则是我骚我喜欢被操,但那是因为我喜欢享受性爱的过程,如果是玩,那随便怎么玩都无所谓,但你不能侮辱我,轻视我!她认为我让你上是我看的起你,我们之间是平等的,如果你觉着我下贱,感觉高我一等,那就赶紧滚蛋,老娘还嫌弃你呢!我是骚,但你不把我当人看?不行!!也正是这个原因让楚生从来不敢在母亲身上用那些变态调教手段。

  眼看母亲真生气了,担心计划因此泡汤的楚生心里也是一阵心慌,赶紧对秦寿使眼色让他道歉。楚生的表现也让敏感的秦寿明白了,虽然平时母子二人的关系糜烂,唐如玉总是顺着楚生,但实际上唐如玉在楚生心里还是非常有母亲的威严的,楚生根本不敢忤逆认真起来的唐如玉,难怪这家伙想要找别人调教自己母亲,他之所以设计这个计划除了帮自己得到苏丽的身体顺便占点小便宜以外,其实最大目的还是让唐如玉可以接受调教,真正可以让他为所欲为。

  担心着计划的秦寿赶紧爬到唐如玉身边,把她扶到床边坐下,然后极力讨好着,不断地赔着不是。唐如玉却一直板着脸,直到没办法的秦寿狠狠扇了自己两个嘴巴,看着他脸上一边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才满意的露出点笑容。见母亲笑了,楚生也赶忙做和事老,三人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下来。

  轻揉着刚刚被摔得有些疼的屁股,唐如玉继续埋怨着:「小寿你这小混蛋真是有了亲妈谁都不顾了,刚刚阿姨委屈的都差点哭出来了。」

  秦寿也在一旁继续陪着不是:「阿姨,我也不知道我刚刚是犯什么病,没事阿姨,为了表达我对您的歉意,您在我家的这一个月里,我绝对让您每天都哭。」

  「什么!!」唐如玉一听柳眉又是一竖,秦寿赶紧解释道:「又误会了不是?我是要每天都让阿姨爽的哭出来!我一定尽我最大努力,把阿姨伺候的每天都哭着求饶。」

  「这还差不多。」秦寿这句话似乎让唐如玉很满意,风情万种的白了秦寿一眼,然后又伸手在秦寿jb上轻弹了一下,笑道:「不过想让我哭着求饶?那就要看你这小家伙的本事了!」

  二人又温存了一会,直到楚生说他那边已经准备完了可以走了,二人这才帮依旧在昏迷中的苏丽清理了下身子,为她穿好之前的衣服,最后将她装进了唐如玉带来的大行李箱中。秦寿站在门口看着载着妈妈玉体的汽车车渐渐远去,手里握着楚生临走时偷偷塞给自己的小遥控器,嘴角泛出一个意味深长微微一笑。
  「妈妈啊,孩儿不孝,但我实在是想要得到您的身体。至于唐阿姨……恐怕你还不知道你儿子真的打算让你每天都哭着求饶吧。唉,我跟老楚这俩儿子也真够大逆不道的,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把亲妈全给卖了,但这也不能全怪我们,要怪的话就怪妈妈们实在是太漂亮了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